掩盖对逝去的缅怀 ——浅析影片《布达佩斯大饭店》视听语言

来源: 互联网   编辑: 007   2020-08-31 12:46:47

美国导演韦斯安德森的《布达佩斯大饭店》讲述了战争时期一个欧洲著名大饭店——布达佩斯大饭店的看门人所经历的传奇故事,以及他和年轻雇员之间产生友谊的故事。这个看门人的传奇串联起了一个盗贼与一幅文艺复兴时期油画,一个大家族的财富争夺战,以及改变了整个欧洲的突发战乱有人说这是一部逝去的欧洲童话,饱含了隐喻,它在说精神的流亡,在说文明的离场。韦斯安德森用他极具个人特色的视听语言,用盛色的幻象包装了倒塌的废墟,用喜剧的欢笑外壳粉饰尖锐的内核,在你感同身受它极为欧洲的丰富内涵之前,想让我们来看看它所呈现的视觉上的饕餮盛宴。

不同与大多数影片,导演韦斯安德森独到的构图风格在这部片子中得到了一以贯之的体现,黄金比例的分割,几乎对称式的构图,使这部作品呈现出的镜头没有一个不体现出美感,给予观者视觉上的享受。也正是这种美感所营造的美好虚虚的掩盖了过于深邃的内涵,使本片在商业的一面也收获了极高的评价。

更加特殊的是,这部影片的画幅也不是固定的,古斯塔夫和零存在的三十年代使用的经典比例1.37:1,这种宽高比能给与人物更多的头顶净空高度,也是导演的一种尝试,年轻作家和老穆斯塔夫的六十年代所使用的却变成了1.85:1老作家八十年代使用的画幅是2.35:1的变形镜头。而不同于《恐怖直播》 《黑暗崛起》等对电影叙事和画面展现起重大作用的画幅变化,在《布达佩斯大饭店中》画幅的变化时空的转化变得容易分辨与此同时电影画幅的变化作为电影发展的重大进步,韦斯安德森使用它所带来的致敬的意味不言而喻。

而在机位的运动上,导演也采取了某种更能表现时代的尝试,在诉说三十年代故事的时候,导演使用了大量的固定机位和摇移镜头,展现了胶片机年代依靠人物走位和表演进行转场的独有味道,固定长镜头也穿插其中。安德森作为美国导演,并没有使用特写和多角度拍摄,甚至连变焦镜头都没有被使用,忠实的模仿了经典拍摄

色彩是能引起我们共同的审美愉悦的、最为敏感的形式要素因此在黑白电影时带过去以后,人们往往会在电影中赋予色彩以一定的文化属性。而在《布达佩斯大饭店》中,一切冰冷的外表,最终却神奇般地展现出一种温情脉脉的美好的原因,很大一部分来自于他明媚温暖又高饱和度的色彩。电影画面中以大面积的粉色为基调,渲染出古老欧洲时代独有的感觉,一帧帧画面美轮美奂,有着如同油画般的质感影片的一开头,就已然将人带入了童话世界,略带冷色调的粉色将复古气息和童稚意味精准地传递到每个观者的眼中,中世纪风格的电影讲述了一个严肃的主题,但巧妙的色彩构成确实影片给人一种童话般的感觉。

与此同时,为了区分不同的时代,色调在三个时代中都有微妙的差别。三十年代的布达佩斯配色上以红色为主,饱和度,偏暖色调。而三十年后的大饭店色彩不再是那么鲜艳。区别时空的同时也能体现出不同时期的风貌,三十年代的光彩夺目,六十年代的萧条凄凉,都在色彩中得到了体现。影片中在配色上的讲究还体现在一些细节上,后半段零和阿加莎掉到了车子里,车子里的配色达到了一种极致的平衡。蛋糕的包装是蓝色的丝带和粉色的包装,零和阿加莎的着装也同样是蓝色和粉色,人物和环境的颜色相互交融达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

   结尾处色彩的瞬间转换,相信是给许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色彩饱和度的降低和暗色调的运用使影片的氛围急转直下,没有撤出的粉色融合着萧条的深色击打着观众的大脑,压抑沉重,忧郁又伤感,在影片的末尾,导演才向我们流漏出深盖在甜蜜和愉悦氛围下冰山般悲伤的一角。而寒风中的布达佩斯大饭店向我们露出了它隐喻的端倪,它背后所指向的正是那个逝去的声色犬马、物欲横流、艺术人文气息浓厚的辉煌的欧洲文明。

  自从1927年《爵士歌王》开创有声电影时代以后,声音成为了电影艺术最丰富的意义来源之一,音响效果可以产生某种气氛,描摹某个人物,此片也是如此。《布达佩斯大饭店》的配乐契合了其美妙的视觉元素,完美烘托了整部电影情绪,布达佩斯大饭店本身是一部欧洲传统文明的衰亡的电影,而导演用“布”字开头的名字移花接木骗观众说故事发生在匈牙利,其实隐喻的是瓦尔特·本雅明与茨威格所在的欧洲世界。而配乐相应选用了很多俄罗斯民间小调以及俄罗斯作曲家的作曲片段,如西欧沦陷时欧洲文化人将希望寄托于中东欧,从而保存欧洲传统精神与文化The Linden Tree,这段开始则用了具有俄罗斯代表风格的乐器balalaika。故事临近尾声时引入的男声合唱和类似于管风琴为烘托情绪起到关键作用

   同时,这部电影中,几乎每个主要人物都有其主题曲。这些曲目的演奏往往和剧情相切合,为塑造人物提供了听觉上的便利。《古斯塔夫序曲》是对布达佩斯大饭店的经理的刻画。初次登场时,音乐响起,这段画面也很有仪式感:从背影接到侧面半身近景,人物仪容端正,细节考究,正视前方,神色沉着。体现了人物从容不迫,勇敢沉着,坚定不移的特点。

在《布达佩斯大饭店》中,导演韦斯安德森用精心的和看似花哨的表象既掩盖又彰显了他于这部影片的野心层层倒叙,贯穿了时代,仿佛潺潺河流一般的叙事,它看似漫不经心,

  其实说了很多,它说了旧时文化风尚的衰败消散,特定时代的暴力人文的罪恶还有欧洲精神的消融。但是又不乏温情脉脉的一面,当作家询问门童为什么愿意用所有的财产换一个不能盈利的残破酒店时,门童回答只是为了怀念妻子,怀念时光。我想这也是导演的意图:拉不回离开的文明和时代,所以把回忆装饰的光鲜亮丽,然后站在风中缅怀。作者:王雨薇

【凡注明“稿件来源:XXX(非中国西南网)”的内容为中国西南网转载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中国西南网赞同其观点或认可其内容的真实性。若需转载或使用中国西南网转载作品,请与作品权利人联系依法使用,如产生任何纠纷与中国西南网无关。如擅自将中国西南网转载作品的稿件来源篡改为中国西南网的,将被追究法律责任。】